阿里山茶农:小老百姓就希望经济好,两岸同行多交流进步

“这是6年前在厦门赢回来的,舍不得卖,也舍不得送人。”3月的一天,阿里山茶农黄丽红向来访的大陆记者展示自己的“战利品”:2013年参加厦门斗茶赢得季军的获奖茶样,金色的茶叶盒上印着“两岸斗茶”四个毛笔字。

黄丽红和丈夫许盟宜在阿里山半山腰上拥有一片不大不小的茶园,5甲地(约等于5公顷),种着台湾特有的金萱茶。茶园是一片朝东的山坡,“早上要有阳光,中午云雾缭绕,下午云开日出,茶就是要长在这样的环境才好。”黄丽红说。

对阿里山茶农来说,种茶是看天吃饭的活计,今年冬天雨水少,部分茶树有点打蔫。黄丽红说,如果不是上周下了几天雨,明前茶恐怕都收不上来了。为什么不自己浇水?因为没有条件,当地民生用水少,也没有灌溉的机械。

正常情况下,这片茶园一季可产茶青900公斤,5斤茶青做成1斤茶干,也就是一季能得成品茶180公斤。这些茶不愁销路,愁的是不够卖。许盟宜前几天一直睡不好觉,就是因为担心春茶收成不好,要欠很多“茶债”。

台湾茶叶这些年在大陆颇有名气,旅游者到阿里山往往喜欢买点阿里山高山茶。但据熟悉情况的台湾朋友介绍,阿里山茶叶产量有限,在岛内就已供不应求,旅游景点所卖的茶,多数不是真品。

黄丽红说,自己和丈夫打理茶园,当兵刚回来的儿子也准备来帮忙。到了采茶季,会请附近的原住民、大陆新娘、越南新娘、客家女子来帮工,每次需要找30多位,每人一天工钱约1000元新台币。制茶则是男人的事,要经日光萎凋、发酵、发青、团揉、塑形等工序,才能制成。

许盟宜和黄丽红种茶30多年,得过不少奖。客厅墙上有一块木头匾额,上书“许盟宜先生参加嘉义县阿里山茶叶生产合作社1991年春季优良茶比赛荣获头等奖”,证明主人确实是资深茶农。按照台湾茶农的习惯,获奖茶叶一般是拿来送给亲朋好友分享。不过2013年从厦门获奖回来的茶样,他们却一直放在客厅展示架的最上层,不送也不卖,“这是很难得的荣耀。”黄丽红说。

许多大陆茶商和自由行客人慕名而来,一次买二三十台斤(1台斤为600克)是常事。“大陆客人常说‘有多少茶,我都要了’,但我们产量少,只能尽量供应。”黄丽红说,东南亚客人也会来,但他们更喜欢咖啡,不像大陆客人那么爱茶。

“从没去过大陆,但我很想去看一看。”黄丽红说,她尤其想去云南,去看看那里的千年老茶树,学习制茶工艺和包装技术。“我的朋友送我大陆茶叶,哎呀,都包装得这么漂亮,我们的包装却还这么土。”黄丽红说,两岸同行要交流才会进步,“我们小老百姓就希望经济好,大陆朋友多多过来,大家一起交流分享。”(本报台北3月21日电 本报记者 王平 孙立极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